陕西麻将下载安装手机|陕西麻将单机游戏
北斗星小說網 > 我的佛系田園 > 第111回

第111回

 好書推薦:
    南露微怔,“什么?染上毒癮?”

    “對,消息來源你就別問了,”金融師兄坦然道,“他的個人信息受到嚴密保護,南小姐,我勸你最好別再查他,以免引起警方誤會。其實他沒有什么特別之處,你何必緊追不舍?”

    結束通話,南露呆若木雞,繼而呵呵。

    羅天佑當然沒有特別之處,前世今生他就是一名小警察,不查不知道,原來他還染有毒癮。上輩子可能也是這種情況,靠聿修出面才保住警察之位的吧?

    只怪她對聿修關心不夠,居然不知道他有這么一位落魄的朋友。若非有人告訴她,聿修突然幫一位遠在天邊的女人約請數位專家治病,她連羅天佑的名字都沒聽過。

    資料上,那羅天佑的臉又黑又瘦,目光陰沉,說他是警察,其實更像殺人犯。害她以為那些專家是為他請的,直到看到他那病重的妹子的資料。

    如果沒有聿修,他恐怕連小警察都當不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只要隔幾年找人查一查青臺市的派出所,便能知道羅天佑到底在不在。只要找到他,就一定能等到聿修的出現,如果他也重生了的話。

    崔聿修,雖然你我無法同年同月同日生,卻在同年同月同日死。

    這是上天注定的緣分,你躲不掉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帝都舞院的女生宿舍,另外三位舍友到齊,大家作了自我介紹,然后開始各忙各的。比如收拾自己的衣柜,鋪床疊被,把刷牙的口杯和毛巾放好。

    宿舍一共四人,有獨立衛生間,有空調,有陽臺等,很方便。關鍵是,舍友都是擁有一雙長腿的大美人,日夜相對,賞心悅目。

    至少羅青羽是這么認為的,她睡下鋪,動作利落把床鋪好,然后往上邊一躺,哈哈,舒服。換到新環境,她的心情一直很美好,臉上的笑容從未消失過。

    雖然舍友們性格各異,看似很難相處。無所謂了,時間久了總能磨合的。

    “青羽,你是我們班最小的,你是哪里的?”從上鋪唿地探出一個美人頭,“今天送你來的那位男生是你親哥?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羅青羽瞅她一眼,笑道,“我是西環市人,你們可能沒聽過,你呢?”

    這位上鋪的姑娘姓艾,叫艾蓓,性子爽朗。

    “我本地的,哎,你哥好酷哦!可惜我已經有了男朋友。”艾姑娘惋惜說完,瞅瞅另外兩位舍友,“杉妮,菲菲,你們呢?”

    “我魔都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遠城的……”

    吧啦吧啦,都是同齡人,有一個人攀談,全部扎堆,姑娘們很快便熟悉起來。

    聊著聊著,羅青羽的手機響了。她看了一下,是大哥的短信。

    啊?納尼?南露?間諜?真的假的?其實是那女毒販的親人或同黨吧?苦于沒有證據,所以警方拿她沒轍?

    不管是不是,自己日后說話小心些便是。

    哪怕她力撥千斤,亦怕小人背后捅刀子。她可不能像一個傻大姐似的到處逞勇,意氣行事,那樣最容易成為別人暗算大哥的靶子。

    唉,作為警察家屬,除了提心吊膽,更要謹言慎行。累是累了點,沒辦法,習慣就好。

    羅青羽心里琢磨一番,回復老哥一句“收到,祝一切順利如意”,然后扔開手機,加入舍友們的八卦團聯絡感情。

    正在警校辦手續的羅哥見了,揚揚嘴角,心里略安。

    辦完手續,他將擇日啟程飛往國外繼續學業。妹子這邊,他已經交代昔日同校的幾位好友多多看顧。

    至于南露的事,已經匯報給上級,上司的反應令他意外。

    對方拍拍他的肩膀,笑道:“沒事,她大概以為你將來前途無量,打算拉攏你而已。沒事,放心吧,她不可能騷擾得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她到底是誰呀?”羅哥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她呀,聽說能夠未卜先知……”上司也不隱瞞他,將南露的事一五一十告訴他,然后安慰他說,“你安心去學習,相信你的毒癮一定能夠戒掉!”

    不然那南露為嘛一直盯著他?

    只要羅家人不主動往上湊,他警校里的所有精英人員全是國家的,任何人或者組織休想拉攏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的學期,新的開始。

    藝校也要軍訓,對羅青羽來說依舊輕松自在。她專業分數高,木秀于林風必摧之,即使同學們對她一向笑臉以對,她仍然從中嗅到一股若隱若現的敵意。

    她不以為意,因為每個行業都存在競爭,有競爭才有上進的動力。況且她又不是全能的,文化分在班中是最低的,未來大家一定會看清楚她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比如外強中干,繡花枕頭啥的,因為藝校也有文化科,唉。

    不管怎樣,來都來了,再怎樣也要撐下去。舞院的學習生涯并不輕松,天天不是練舞就是排練,或上文化課,用艾蓓的話說,忙得連約會時間都木有。

    宿舍里,她是唯一正在談戀愛的,至少表面上是。

    既然學的是舞蹈,參加各類文藝晚會鐵定少不了。今年的中秋趕不上了,在國慶期間,她們班小試牛刀,初露頭角。

    這些都是小意思,接下來的元旦文藝表演才是最重要的。據說演出地點在大劇院,有電視臺拍攝,屆時還有很多市領導、各行業精英與外賓一起觀看。

    如此大的陣仗,她們排練的時間就更多了。為了站到最搶眼的位置,大家的日常練習加量了,天天泡在汗水里也毫無怨言。

    正式上了一個多月的課,羅青羽已經習慣這種運動量,狀態漸入佳境。

    可是有一天,到了排練的尾聲,一向對她愛理不理的蕭老師突然點了她的名:“青羽,到了演出的那天,你脖子上的玉佩必須拿下來,知道嗎?”

    誒?羅青羽一愣,低頭瞧瞧自己的玉墜。不錯,每次演出的時候,學員們皆不許佩戴私人首飾。

    “上次被你用彩紙包住蒙混過去,這回不行,十幾個鏡頭對著臺上,連你們臉上有幾顆痘痘都拍得一清二楚,更別說玉墜,你明白嗎?”蕭老師語氣平和道。

    羅青羽怔了下,點點頭,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蕭老師滿意地點點頭,然后拍拍雙手,“好了,大家下課吧。早點休息,明天早上七點準時到。”

    大家一哄而散,有說有笑地打開舞蹈室的儲物柜取出自己的衣物。

    羅青羽趁機追出教室,堵住蕭老師,“老師。”

    嗯?蕭老師回頭看著她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對不起,老師,這塊玉佩我不能拿下來。”羅青羽心中忐忑地說。

    剛才之所以答應,是不想當著同學們的面頂撞她。
陕西麻将下载安装手机 恒达娱乐APP 欢乐斗牛看牌抢庄 betoo7足球即时比分 pk10技巧规律 投注比例 九龙肖王3肖6码王 美娱娱乐登录网址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走势图 时时彩软件 重庆时时彩官网